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杂谈(228)传统文化的包袱  

2012-03-01 17:00:51|  分类: 可可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杂谈(228)


传统文化的包袱

可可

1945年7月,黄炎培、褚辅成、傅斯年、章伯钧等六位国民参政员联袂访问延安,黄老与主席进行了著名的延安窑洞“周期率”谈话。他引用历史典故问主席:“贵党的政权能否找到一个办法跳出历史上的‘周期率’,即一党、一国、一政权‘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对黄老的坦诚直言,主席当即非常自信地回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也许人人都是一样的,不在其位脑子清醒,说他人时是智者,自己坐天下时,就是五十步笑百步,更甚者,一千步还骂一百步呢!将自己凌架在政治局之上,接班人自己选定、谁上谁下就凭他自己一句话说谁是反党分子、走资派黑司令谁就是了,无可分辩。要是全体同志反对他的意见,他就威胁说要再拉一些人重新上山打游争抗到底……总之,他就是皇帝,唯我独尊,说出的话就是圣旨,说一不二,谁置疑就是“现行反革命”必受死无疑。家长如此,其“家人”还能由人监督批评?那是只可唱颂歌,绝对不可以批评指正的。那场旷世日久的“反右运动”就是专门给那些相信“民主监督”承诺,给这一“家”人提出批评的知识分子、民主党派和思想朴素而天真的群众的最深刻、最沉重、惨痛的教训。1978年12月之后,神国开始纠正左倾路线,政治渐渐开明起来了,本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后期,曾做过一届地方政协委员。可是,我感到无奈和羞愧,我和许多委员一样,只是一个摆设。民主监督、协商、议政的职责根本无从谈起。

这是一个奇怪的国度、可悲的时代。理论上很高,实践上很低;制度上不错,执行时很活很滥;法律很高尚,但一遇到情字它就被断裂了。

说来说去都有怪国民素质,人人都有说民主好,却又人人都有想当皇帝;个都有讲腐败可恨,可一旦自己有权了却只是有点畏法却不把昧良心当敌人。

神国从来只讲君子,却从来没有绅士,所以君子被流氓欺侮,却只是动口不动手,这正是流氓高兴的事情;没有绅士,所以妇幼弱小和那些只懂动口不会动手还击的君子(有的还是伪的)遇到流氓时就只有忍受;于是乎,流氓就成了被人暗暗羡慕和效仿的人物.于是乎流氓痞子漫地都有是.于是乎,这个地方就成了扯淡不知羞耻的国度,那些有权的人做坏事、腐败了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么?

都为五千年文化而自豪骄傲,却不知其沉重的包袱中有多少垃圾被当成宝,压得一代又一代的神国人变态:要么乐得做奴才(不是奴隶。奴才是对上真媚,对下真恶,对同层级却真奸);要么做流氓,官和君子无资格做,奴才又不甘做,于是就做只敢对小民小官君子弱小耍无赖耍横的不要脸的蛮人了;至于当官嘛!那是嘴上骂着,心中嫉妒着,一有机会拚命巴结着,一旦与之有些瓜葛便狐假虎威利用着。这就是我们的同胞,这就是你、我、他!

还指望什么道德与法制吗?还妄想什么民主与改革吗?这么一些人、这么个文化、这么个根深缔固的传统、这么一个风气和环境,能改得好么?

2011年07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