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134)老兵余集年今天终于回到家了  

2011-07-31 07:12:52|  分类: 可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随笔(134)


老兵余集年今天终于回到家了

撰文/石头村小雨(可可)摄影/百分百龙虎鱼

随笔()老兵余集年今天终于回到家了 - 可可 - 石头村可可  

流落到越南岛上的前国军老兵余集年先生,在阔别故乡62年后,在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前总编辑助理孙春龙先生等人的热心帮助下,今天终得回到家了!

我今天在本地电视频道晚上的“今日新闻”节目中,看到了播放了当地几百名群众自发到余集年的故乡接龙虎乡狮子村流落到越南六十余年的前国军老兵余集年回家的新闻报导。为迎接余集年回家,狮子村的乡亲们不仅为他准备了几席喜宴,还特地组织了龙狮队从几公里外迎接他的坐车一路激情而舞,一直迎他到他弟弟余正年家。鞭炮声阵阵,锣鼓宣天、丝竹齐鸣,几百名群众脸上溢泮着热情的笑容,夹道鼓掌欢迎,这场面好隆重、好令人感动啊!到村口,老人坚持要下车步行回家,有人为他献上了一束鲜花,他的几十名大多不认识的家族晚辈拥簇他向村里走。余集年和余正年这对八十多岁分别六十二年的兄弟,一见面就快步迎着对方互相喊着“哥”“弟”久久相拥在一起哭得说不上话来,老哥俩任热泪长流,一旁好多的乡亲为之感动得热泪盈眶,纷纷劝慰这两位老人。

今天龙虎乡狮子村的人们见证在上演这人间的真实悲喜剧。余老先生流落在异国他乡的前国军士兵,六十二年后,还能重归故里,还能在有生之年与阔别一个多甲子的兄弟相聚。这一见闻真令人唏嘘不已。

据说五十年代初,台当局得知他和其他战友流落在那岛上的消息后,冒着被北越共和中共方面的阻截和攻击,从台湾派船去迎接这些老兵去台.一些人在越共和一些中方特工的威胁下没敢上船离开,大多数冒死与接他们的台军人上船离开那里到台湾.一些人是因为受到干扰而误了约定上船时间而没能离开那荒岛.余老先生就属于后一种情况而滞留下来的.当时台湾方面出于当时有形势,无法多待在那里做说服工作,为了成功避开危险带多数人离开,他们不得不在预定时间返航.他们没有强迫那些自愿留下(可能并非自愿)的官兵上船,也没有条件,没时间把这些分散在几十平方公里各个小岛屿上的官兵一个不少全都找到带走.(这些岛屿全在北越共和中共海防力量控制范围内,台湾的兵舰进行这样行动,那是相当危险的.)

后来局势的变化,让这些流落在这些北越控制的岛屿上的前国军更是难离开了.因为后来越共取得了控制全越的执政权,它是亲华的,当然不会与台发生外交谈判解决这些老兵滞留问题,更不允许台湾当局再派船闯入他们的领海来完成接出老兵去台;而中国大陆长达30年的与台敌对和大陆一个接一个的极左政治运动,也不可能让昔日的敌军官兵回国,即使用让他们回国,当时那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形势下,他们若敢踏进大陆一步,等待他们的一定是:家人迫于压力不敢接纳他们;社会把他们当敌人仇视他们;当局将他们视为“历史反革命分子”列入“黑五类”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管制他们,说不定在“文革”中死于非命。所以,这些人是想去台湾无法去,想回大陆不说当时不让回,哪怕当局就是允许他们回,他们也不敢回。于是,一上那荒岛就再没能离开,一住下就是六十多年。余集年还有命待到了今天回家,而他的战友多数忆作古了,永远长眠在那越南的贫穷偏僻的岛屿上,成了永远也回不了家、游荡在异国他乡的孤魂野鬼了。

我想,人们得感念促成这好事的那位大好人孙春龙记者、缇晓娜女士和其他帮助促成余集年兄弟实现相聚的人们;感谢这个时代吧!如果是在改革开放以前余老先生他敢回来么?你能回来吗?回来后人们能这样隆重欢迎他吗?他的兄弟敢公开接纳他吗?不要说新闻媒体为他回家派出记者从桂林机场到狮子村全程跟踪采访报导,恐怕那时他会被当着“历史反革命分子”自投落网挨抓进监牢了。所以,从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现政要比讲阶级斗争为纲的左政时要宽容仁道,比那时有人情味,比那时更接近“仁政”。因此,感谢那些为结束中国左政,开创中国改革开放时代的邓老伯等老一辈革命家,支持现政继续推进中国政经改革,反对恋左复辟派为极左路线统治叫好和“今不如昔论”。

余集年归来后,忘记这六十多年流落在异国他乡的艰辛和痛苦,与弟弟和其他亲人共享天伦之乐,在故乡安度晚年,生活幸福!

于 2011-7-30 22:3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记:《好人孙春龙》

孙春龙已经去了10次缅甸了,每次去,都在想,一定要把缅甸老兵的事情都处理完,可每一次都发现,解决了这个事情,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他去做。

对于之所以坚持下来的原因,孙春龙告诉记者,关爱抗战老兵这个事情,越做会感觉越内疚,会感觉欠他们的更多。这也是与其他志愿者不同之处,其他志愿者比如献血的,搞震救灾的,做了之后会有成就感,而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很少会有人觉得从老兵身上能获得成就感,大家都觉得是在还债,而且是很深很重的债。

6月30日,孙春龙办理了辞职手续。眼见已迎来巅峰时刻的记者生涯嘎然而止。两周前,站在深圳《国家记忆》展的讲台上他道出自己“改行”的决定。简简单单白底黑字的名片上,“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总编辑助理”一职已成历史,唯有“‘老兵回家’活动发起人”这一身份永不会改变。

12年前,因为这一梦想,他辞职应聘进了报社,从一名“新闻临时工”成长为“铁肩担道义”的调查记者,获得“中国十大法制人物”“中国阳光记者”以及“2008感动中国候选人”诸多荣誉。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