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147)悯农  

2012-12-27 13:34:51|  分类: 可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随笔(147)
—————————————————————————————————————————————
悯农
可可
  “锄禾当日午,汗滴脚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在我很小的时候,很多次听家长在餐桌上念这句诗,我晓得了大人们恼我将饭粒掉落在地上了;稍大些的时候我随哥哥姐姐去收割后的田垌拾遗穗,日头火晒得我小脸辣辣痛,我抹着泪抽噎,大哥念起这首诗时,我晓得了什么叫“辛苦”;十岁那一年的冬天,我跟在爸爸后面,他挑着一担糍粑去矿区以还人家春季借给咱家一担老米的时候,途中爸爸将一块糍粑掰开分做两爿,将手中稍大的那一块给我吃,他自己嚼着另一小半,他又一次吟诵这首诗,我听懂了那叫“珍惜”。
     十七岁那一年的夏天,骄阳似火,连耘过的秧田的水都被烤得发烫。我俯身躬背地在水田里不停地分苗插秧,腰和腿脚已又酸双麻,热气熏蒸得我全身汗透,我停住插秧动作,一手扶着酸痛不已的腰眼,一手揉搓眼睛,因为刚才汗水浸入眼时辣痛难忍。
     我见身旁的人都沉默无语,两手如机器飞快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分苗插秧,他们的身上和我一样,全都被汗水浸透。一年两季,这几百亩的水田密密麻麻、成行成线 井齐的秧苗就是由这几十人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俯身躬腰、一身雨水、一身汗,一株、一株地、争分夺秒,一天重复几万次分苗插秧动作来完成的。一个农民从十来岁到六十多岁几十年,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在田地里劳作度过的。
     我透过泪花,看到这些俯身躬腰、一身雨水、一身汗,一株、一株地、争分夺秒、两手如机器飞快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分苗插秧的人们——我的父母、兄姐,我的乡亲前辈如此辛劳的时候,我读懂了那首诗的作者为何取标题为“悯农”。
     就在我十七岁这一年的夏天,我参加高考后回乡,做了两个月的“社员”。当我收到了某校的录收通知书后,父母说:“你是农民的儿子,在我即将‘脱农’之前,一定要趁上学之前这两个月,正式地做一回“社员”,体验一下真正农民的生活,知道农民的辛苦,才会不忘记他们、为他们做点事;以后不才不枉你在农村长大、知道珍惜别人的帮助和感恩。”
     这是我平生唯一次、也不最后一次在生产队集体正式出工。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中秋节前,队长和其他前辈都是劝我别再来生产队出工了,趁这个时候在家休息几天,收拾收拾去外地上学的行装、到亲戚朋友家串串门,作个拜访和辞行。他们笑着问我:“这些又脏又累的农活你做作上瘾了么?就这么几天后你就要上省城读书去了,还舍不得歇下来,看这两个月把你这白皮细肉的书生晒成又黑又瘦,快象一个刚果人了。你是怕从此以后再没机会日晒雨淋、流大汗了吧?”。
    我知道他们这是善意和爱惜。我怀着惭愧和感激对他们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算是作答了。
2012-10-1017:16 于碧水园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