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短笺(346)噩梦  

2013-08-28 11:38:13|  分类: 可可短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短笺(346)
——————————————————————————————————————————————
噩梦
可可
      文革最触目惊心的是对人格尊严的践踏。中学女生抡起皮带把老师打死;老红卫兵把一些老幼妇孺用开水浇死,扔厕所里淹死,甚至活着把人割碎;有的地方打死人后还吃心肝。一场文革,真的只是个人崇拜所导致的那么简单吗?
     在那场政变大暴乱中,许多人是本性的暴露。其实,造反教父只是说"大家造反作乱无罪,我支持你们"有的人听从,有些人并没听从.没听从的是将心中的魔看守住了,听从者是放出心中的魔作恶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年纪还小,不识字,但已记事了。
那时我见过持枪的民兵押着一长串胸前挂一块大牌、头上罩着一个长长的纸糊的尖筒子,上面写上一竖行字、脸上 也用黑墨水描成漫画中那些猥琐的坏人样,他们手里有的拿着一截犁头、锅盖、竹筒水当子、口盅……什么都有,一边走一边敲一边自报“家门”:“我是罪该万死的坏分子XXX,我有罪”、“我是罪该万死的历史反革命XXX,我有罪”、“我是罪该万死的三反分子XXX,我罪”、“我是罪该万死的走资派XXX,我罪”、“我是罪该万死的四类分子XXX,我罪”…… 
     大人们告诉我那是全公社的戴”帽“的受管制的阶级敌人在游村批斗……现在想起来,那些人可能当时宁可死都不愿接受这般凌辱。可是,他们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只能接受这样无休止的人格上的凌辱和肉体上的摧残。
     恐怖啊!小时候这个经历,过去了
这么,那个场还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那些用一条棕绳串着、胸前挂一块大牌、头上罩着一个长长的纸糊的尖筒子,上面写上一竖行字、脸上 也用黑墨水描成漫画中那些猥琐、挨打挨骂挨泼粪水一脸的哀求、痛苦的表情  ;那些打骂人、泼粪淋人的那些人狰狞的狂笑的脸、持着上着刺刀的长枪呵斥牲口一样押着这群人的民兵。
    我不解、我害怕。可有的人却看着这些人受折磨很兴奋、很过瘾。他们追着这些人嘴里发出幸灾乐祸的嘲笑和辱骂,还拿石头掷、用阳沟水泼这些人。那些人挨打、挨骂、挨泼粪水,却不敢还嘴求饶,也不敢躲避,眼里净是惊怵、恐惧、哀求、痛苦,脸上的肌肉不断地抽搐抖动、身子不停地颤栗,就像被绑着即将受宰杀的牛羊一样无可奈何的绝望,太可怜了。不知道那时那些以欺侮可怜人为乐的人,怎么那么变态,这么冷酷无人性。
2013-5-1 23:34
T1.jpg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