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杂谈(297)他们为何会否认?  

2013-11-10 23:43:00|  分类: 可可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杂谈(297)
——————————————————————————————————————————————
他们为何会否认?
——评网友“新新”新作《浓厚的知青情结 》
可可
    今天在大吉山贴吧上读到网友“新新”这篇回忆三十多近四十年前其姐妹、同学好友下农村插队当农民的往事,感到真实可信,引起我对那个年代的回忆和沉思。我虽然不是插队知青,但我自小就与那些来我村上的插队知青大哥哥大姐姐为邻,和他们混得很熟。他们笑不拒我、哭不避我、骂娘咒天也没当我是外人。我懂得他们的苦与累,懂得他们心中的不平和希望,我懂!小小年纪我曾为他们流下过同情的泪水。
    不管怎么样,他们从那个苦难的岁月挺过来了,我为他们高兴。也有少数当年的
“插青”大哥、大姐因与当地农民结婚生子的原因,至今还留在当年的插队的地方,成为当地一位地道的农民。从他们个人而言,我不知道他们对那段日子当真心怀感激和留恋没有?就我个人的体会,他们那段下村的日子、那可贵的青春是无谓的牺牲了。他们所受的苦和委屈,与他们后来回城城生活的坚强、事业成功没有必然的联系,并非有的人说的那样,全靠下乡当了几年插队知青,在农村吃过苦受累的心身锻炼,才成就了如今事业成功的他们。我不以为然,如果一个在农村吃过苦受过累就能成就他事业成功,那么多的地道农民为何又没多少人有多大的成就?即使是那些从田地里上来洗净脚进城做了工人、商人、职员和公务员的农家子弟,也不见得全优于从没接触过农民、农村、农业生产的地道城镇人,我不知道那些以“下村插队当农民总还有一点好处和意义,得到人生最大的财富——心身锻炼,成就了如今事业成功”这也许是他对这段别人强加于他或他本人幼稚无知决定才让青春是无谓的牺牲、吃苦受累受委屈的日子添上一点定“值得“的意义,也就是阿Q的自我安慰,这是他们
内心挣扎中,对人生价值自我评价、自我救赎时保留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是这样,我心里更加为这些当年的大哥哥、大姐姐感到难过。
    我这样说有些人不乐意听,认为我这样说不仅冒犯了当年向全国城镇青年发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插队当农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号召的毛老者(也就是十年城镇知青大规模下放农村劳动政策的决定者),而且我对插队的积极意义的否定,也是那些老插队知青的感 情和自尊心伤害。几个月前,我在百度大吉山贴吧上曾对某前辈写的一篇歌颂插青生活的回忆作过几句批判性的评论,于是就将这老先生得罪了。我想,人们这么固执于那个时代的虚假光荣,不完全是为了政治信仰,而更多的成份是为那一点点可怜的虚荣心。否定过去就意味着承认自己政治上幼稚、愚惷和错误,是他们的耻辱和伤痛。因此
他们会固执拒绝否定过去政治领袖和自己的错识、拒绝从幻境和梦中清醒,因羞耻和悔恨,他们害怕现实否定过去的自己曾经因对政治迷信、愚忠、无知决定。因此,他们就固执地坚持让自己相信过去自己曾经迷信的东西是正确的、所有的因这个迷信而促使自快盲从的行为都是有积极意义的、所有因此而吃苦受罪、无谓的牺牲都值得的。我没有因此而嘲笑他们,而更同情他们的遭遇,更痛恨造制这种不幸的人。 
     我可以原谅曾经伤害我的人,但我永远不会为伤害的本身唱颂歌。
2013-9-5 19:55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