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60)表姨  

2014-12-09 16:03:33|  分类: 往事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如风(60)

—————————————————————————————————————————

表姨

可可

我记得小时候我有一位远房的表姨,就嫁在邻近的岩口村。在我十岁前,我们从不知有这么一门远房亲戚存在,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的姓名、娘家具体是那村哪寨的。岩口村离我家只有三公里路程,我除了春季里随二哥上岩口村后山上扯野生小竹笋时经过几次这个村之外,就是在晚上随村上的人去过几次看电影,银幕布就挂在这个村小学校前的空地上。那个年代,大人们一年四季天天都得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村与村之间的人根本没空闲走村串户,所以,即使是相邻的两村离得很近,若不是同一生产队,互相之间大多数是不认识的。

大约是在1974年的春季的一个中午,妈妈出工回家吃晌午,还未进房妈妈就在门外喊:“来客人了!”那个讲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象我家这样家庭出身的人,除了亲舅亲姨亲姑在正月初来往之外,其他的亲戚和家族同宗的人都已躲避我们。除非同是“黑五类”的几家至亲,这会儿又不是节假日,还会有谁来家作客呢?

我迎出房门看到,跟在妈妈身后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和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妈妈让我叫那位从没见过面的陌生女人“表姨”。妈妈招呼表姨和她儿子坐下,并向表姨介绍我们家所有的成员,之后她就麻利地张罗做这一顿晌午餐招待我们全家除妈妈认识、二十多年未谋面少女时的伙伴。妈妈给我们分配任务:姐姐负责在小灶上煎糍粑、负责炒米花,而二哥去屋后园去拔小葱和芜荽到屋前的河里洗净。大哥负责切菜。爸爸在炭炉上炒着腊肉和水浸粑,妈妈陪表姨陪着表姨坐在火塘边唠着家常。只有我没分配到任务,陪着那表姨带来的那位小男孩到我和二哥那间共同的卧室拿我的“小人书”给他翻看。

妈妈一边和表姨聊着往事和她们娘家那些人,互相询问和介绍家里的现状。一边将茶叶浸好、把水烧开,在火塘上支起油茶锅打起油茶来。自那以后,表姨还带着儿子或女儿来我村的大队部的供销双代店买东本或到大队医疗室看诊,顺便来我家坐坐,吃过响午饭、喝过油茶便又回家去,从没在我家住宿过。而我们家的人从没去过她家,姨妈出事后妈妈去过她家看望她一次。

大约是表姨与我妈妈相遇后的一年后,我们就听说她被自家的狗咬后染上狂犬病了,我也不记得是几月份发生的事情。妈妈提着一小包白砂糖去她家探视她。妈妈回来后把从表姨家属那儿听讲的这件不幸的事故还原给我们听:

有一天去赶圩回家时已近天黑,在半道上她遇一只可能只有一个月大有小狗在她要趟过去那条小河边徘徊,见到她时如同见到主人一样欢喜地蹦跳到跟前,狺狺绕在她的脚边,似乎是要求她将其带过河那边去。她不忍就将它抱过小河,可那小狗不肯离开她,一直跟着她走出好远,她相信“狗来富,自来狗是吉祥”的老话,于是将这只小狗捧进箩筐带回家。他老公责备她:“家中的粮都不够人吃,人家故意丢弃的一只小畜牲,你还捡回做什么?拿什么喂它?还是拿到外面丢了吧!”表姨说分点小猪吃的糠糊给它吃不就行了么?坚持将小狗留下来。这只小狗很可爱,每天当主人收工回家它都乖巧地到门口迎接,在主人跟前跑前绕后,表现出对主人的无限依恋和忠诚。主人对它也喜欢不已,闲下来时也会逗它玩玩。大约是在小狗到这一家快一月的时候,那天表姨逗弄它,这小畜牲一时兽性一口咬破了右手背,女主人又惊又气,一掌拍在这小东西的脑瓜子上。小狗汪汪地落荒而逃,跑出好远,不过没多久它又回到家来,摇甩着小尾巴、扭着腰,一脸的讨好相一步一步地试探着向主人靠拢。表姨用泡菜坛了酸姜搓着伤口,看到这个闯祸的小家伙小心翼翼、似乎既内疚又害怕的样子,表姨反嗔为笑,骂道:“没良心的小畜牲,你还知道怕呀?连主人你都敢下口咬。再敢咬人不把你敲掉你的牙。”那小狗似听懂了女主人的话,匍匐着摇头摆尾地爬向女主人,它那种憨掬、媚态,让表姨心软了,将一截没来得及吃的煨红薯递到小狗的嘴边……半个月后,表姨发病,发烧怕冷,病情越来越严重,两天后她开始神志时清醒,时迷糊,怕风、怕水,怕亮光。刚开始出现症状时她神志还是清醒的,那时她告诉家人,是那小畜牲害了她,嘱家人将她困好,拴到柴房去以免她发狂时误伤了人。两天后她已完全疯了,不认识所有的人,怕光怕水怕声响,说有风好冷,一见水就呕吐,缩在柴房一个阴暗角落的地上,眼露凶光一见到人就惊恐颤抖,喉咙里嗷嗷如狗发出威胁的低吼。妈妈去探望回来说,患病的表姨真可怜,关在那间破柴房里,吃饭都是用个破盆盛从门外递进去,放在地上,表姨就象狗一样看人躲开后她才从那角落的一堆被她撕咬成一块一块的破棉絮上爬出来用脏兮兮的手扒食……表姨从发病后不到一星期就痛苦地死了,好可怜啊!

妈妈说,表姨的娘家在她年少时不算富有(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划阶级成份时,定为“富裕中农”),但她父母还是送她去上完高小,在那个年代象她这样的家境不算好的农家女孩能上学且上到高小毕业真的是少之又少。表姨人不仅长得很漂亮,而且心灵手巧,聪明伶俐,对人很有礼貌,嘴巴甜。她在十二、三岁时女红就做得很好了,绣的花、做的鞋比那些大姑娘小媳妇都做得好看。是她们娘家那一带长得出众的几个少女之一,水灵灵的象年画里的仙女。可惜却嫁了一个家境贫寒,而且老公其貌不扬、只会做一般家活的老实农民,那男人只有一个长处就是唯老婆的话是从,大小事都听老婆的话,所有的事都由表姨拿主意。妈妈说的这个情况我们相信,因为当年我们见到表姨时,尽管她身上的衣服陈旧,几处打着补丁,而且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在那个物资贫乏、缺粮少油营养严重不足,又长期在露天下日晒雨淋中从事繁重的体力农活,那个年代很多妇女年过三十,相貌就枯萎得象如今五十多岁的老妇一般,而那时的表姨却不是这样子,虽然脸色苍白些,却不是那个年代农妇普遍的焦黄、又枯又糙的。表姨的一双眼睛很好看,黑亮带着笑意,五官轮廓柔和中又有些俏皮,显得生动又和善;她的脸上的皮肤没有细纹、白净而细腻,说话的声音轻快清亮,亲切而快乐。要是表姨换一身稍好一些的衣裳、稍加打扮一下,没人相信她是一位饱经风霜、穷苦忧愁的农妇,一定以为她是一名教师或吃工资的干部或售货员。这样美丽而和善的女人,如果是生在现在,定然是乘风顺雨命运之神宠爱偏袒的幸福女人。

2014年11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