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书信(92)多年后许多方言将会消失  

2015-01-04 01:09:12|  分类: 可可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书信(92)

——————————————————————————————————————————————

多年后许多方言将会消失

可可

恭城蚂蜂:“ 今天(2015年1月2日)义工协会的志愿者到龙虎乡岭尾村看望与牛共居一室的老人黄昌华。意外获知本村中94岁的老人黄美波是抗日战争老兵。听到这个情况后,在岭尾村村医的带领下,笔者与义工协会队员随后就去看望了这位英雄。

老人刚见到义工协会的志愿者一行时,茫然不知何事。其家人解释道,老人耳朵不方便,说话不清楚,还有点‘脑乱’。志愿者们一时也不知如何与老人沟通,场面陷入‘僵局’。幸好有位志愿者会说方言,在他的翻译下我们与老人交谈还算顺利……”

可可:黄老是岭尾屯的人,属实乐村,他说的方言应该是栗土话的,据我所知在实乐村的村民大多数平时通常是说栗土话的。这种土话在湖南江永的桃川、江华等地也保留着。2003年,我在四川都江堰遇上两中年男人,听到他们对话,大部分我听得懂,如栗木土话,我认为他乡遇到老乡了,就用土话与他们打招呼,他们很吃惊,问我是从何处而来?我说是广西恭城,他们摇头表示难以置信,他们是南川一个山区的,他们从没听说恭城和栗木。他们说,听说他们的始祖是从湖北迁徙来的。

恭城蚂蜂:“他的方言与北乡话蛮接近的。这种方言我现在只听得懂,不会讲了。”

可可:其实这两地的土话同一语系、同宗,在恭城栗木镇的高岭村、上灌村和龙虎乡的龙垒村(实乐村和源头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以前一直由栗木所辖,龙虎从嘉会乡独立出来单列为一个行政乡后,才划归龙虎乡)这一带个别词与栗木以上的那一带的土话稍有不同,但双方都能听得懂。

北乡土话与桃川、江华的土话几乎一模一样。与平乐、南川一些地方的土话,相似程度约为50%;刚刚有位朋友看到我上一跟帖后,打电话和我说,他在富川、昭平也遇见过说类似北乡土话的人,他由此推测,这种语言可能在上古时期,在我们这一带很大区域内是通行的语言,只是后来汉和明两次从中原、华东北汉人的大规模“填西”迁徙,“客家”人反客为主,带来了中原文化的将本地文化淹没、同化了,只有在某些偏僻的山区还未受到那么深的同化,保留了部分语言、婚丧祭祀礼仪、节庆活动和服饰、舞蹈等。我认为他说的有些道理。

恭城板路通:“虽然平(土)话学术界争论很多,但是源自中原是共识。关于具体形成过程现在是百家争鸣,尚无定论。现代平(土)话的形成原因是宋以后西官,粤、客家对古平话地区的扩张残存,主要分布于桂湘粤;以此为第一母语的应该不低于1500万人 。从语言学的角度看,平(土)话也是入侵者。钟山(土)平话现在仍占主流的,富川西官占主也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平乐,恭城解放前也是与西官半分的,现在部分乡镇仍在用。”

可可:那么,中原现在还有残余的平话区域吗?是不是中原的平话早已绝灭了,就象汉文化中某些方面在中国早已消失,反而在日本、朝韩、越南等国家还保留下来的事实一样?其实,事实恭城北乡的土话,也在渐渐消失,许多词已被抛弃,以现代“官话”替代,现在的土话其实已不再是纯粹的原先的土话,而是夹杂汉语的“进化”了的并不纯土的方言。另外,现在那地方的很年轻就长期外出务工,很少回乡、回乡时间也很短,因而他们渐渐从习惯说“普通话”而对母语生份到忘记了,有的人只听得懂不会说,有的只会说一部分。象我这样离乡勇近四十年,又很少能与父母兄弟在一起,而且他们也不在故乡,各自的小家庭除了男主人懂讲土话外,其他成员一句都听不懂,缺少用语机会,几十年不说这种话,连发音都 不准了,甚至一时连词都 记不起。语言若无文字传承又长期禁口不用,不要说三、四十年,就是十年间就可能丧失这种能力。我这一代人,说土话都只能结结巴巴说得上七、八成的词汇,到了我的下一代就一名都 听不懂了,若再过几十年,随着中国城镇化的深化和扩大,今后的农村这种自然屯一族人世代同居一地的村落将会消失,乡亲们如现在的市民与天南海北的人杂居在一庞大的小区内,又因城市化的就业多元化,族人必然分散到全国各地,同一族、一语言的原村民群体定居在某地方的农业经济时期的自然村现象不复存。到那时,那些只有口语而无文字的地方语言、民族语言将会讯速消失。这是地方文化传统的大劫难,我不知到时政府和国家如何对待这个问题上,我感到忧虑而又无可奈何。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