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可可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今后,我在这里主要以公开日记来记录这以后的生活和心情。不再谈与时政、历史和文学相关的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159)十贤与那些年的高考  

2016-09-25 13:15:42|  分类: 可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随笔(159)
———————————————————

十贤与那些年的高考

可可

    十贤是我一位同乡兼网友的网名昵称,他是北大一名高材生,毕业后留京工作,并与安徽省一官二代结婚,因其妻意外亡故,并因政治倾向与当局不合受到排挤和打击,患上忧郁症,大约在十年前离京回乡。前两年又一次回京到一家报社工作,在那一年后仍感不适,再次辞职返故乡,在乡下创业。

    我和他不是同龄人,他比我至少小十岁,不可能是同学。自古以来天下齐尹孟田四姓是一家人,互称老华,其典故出自何朝代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以田代齐的故事,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历史。看过央视百家姓起源节目,专家也讲过这四姓为一家的渊源。十贤真实姓名叫孟某某,所以,我和他是老华关系。我曾在他故乡所在的某某镇政府任过小吏,并且选孟家村为挂点联系村,因此对他这位北大高材生放弃京城生活回乡养豕鼠及与其父母关系如水火的流言有所闻。

    十贤并非出生于这个仅有三百来户、离县城仅有三、四公里地的古老村庄里,而是在是出生在距离县城约五十公里的矿山。他父母在曾经直属中央的、开採特种矿产的企业供职过,夫妻俩都是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高级知识分子,分别为工程师和医师,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来调往来宾市工作,而他本人仍留在x城中学上学,当年参加全国高考时以全广西考生前3O名以内的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曾是北大那个年代著名的学生领袖之一,也是北大校园中著名xx学社的主要成员之一。

    我与十贤从前不相识,现在也不相识。因在XX论坛上发言观点相近而加Q友,2007年至2011年,我俩在QQ上聊得较多,通过几次电话,算是熟人和网友了,但从未谋面。虽然在十年前我重返原机关上班,那五年间与他有经常见面的机会,也曾多次在电话里相约会面喝茶喝酒,但我最终一次也没赴约。所以,我和他至今仍互不认识。

    通过互联网和手机聊天时间长了,虽从未谋面,但对十贤的脾气个性、素质及好恶基本了解。他给我的印象是才气了得,却了孩子气十足、聪明大胆、反叛不经、有些固执、热爱自由民主、好新求奇,思想独立、反儒尊道、特别痛恨父母对子女的权威,鄙视小农意识和封建愚忠愚孝那一套学说。

    因父母退休后坚持事农,且与其亲友戏称之所以他们到到了这把还当农民种粮种菜,是对其北大高材生独子,弃京城优厚的工作生话、大好前程不顾,回到故乡不务正业去养豕鼠,老大年纪也不成个家,没有正当稳定的工作,长此下去,别说指望养儿防老了,恐怕老夫妻俩要供养儿子到死,趁现在身子骨还硬朗,不会做其他营生只会种粮种菜,种点瓜果玉米仁薯拿到集市场卖掉,趁早攒几个钱防老及为这不争气之儿备荒。为此,十贤没少受族的嘲讽,有的亲戚当面责斥为不孝之子。因此十贤十分反感父母从事田地里的农活,认为父母这样做秀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亲友和族人中羞辱他,让他背负起不孝、不强、玩世不恭的恶名,逼他放弃自己喜欢的事业,离开故乡回到令他伤心的京城和那些令他生厌的人群中去,重新做那些令他生厌的工作,为了父母所谓的有面子,压抑地生活一辈子。不如此顺从父母,就被判不孝逆子之罪。他与父母争吵、长期冷战,甚至将父母种的庄稼毁掉来阻止老人再去事农,因此他与其父母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关系越来越紧张,他越来越苦恼取愤怒,针对父母说的话说得越来越不像话,有失做儿子的基本礼貌,令旁人都感到心寒和心疼。

    与其相比,我的才气不及其十分一,论性格我懦弱胜其十分,唯爱民主自由、反左反右是同志。当年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我都不是学霸,每个学期各门课的期考成绩平平。不要说上过像北大这样中国顶级名校,就连广西大学这样二、三流大学都没考上,只上过那些不入流的专科院校,惭愧啊!不过当年文革结束恢复高考不久,全国高考招生录取率仅为3%左右,比起现在的78%的录取率来,是天壤之别。
    我们那一批人,正好是在文革十年上的中小学的,那个年代在那种反常社会意识的影响下,学校根本不象学校,师生天天搞学工学农学军的体力劳动,参加学习讲读高指示和毛著、两报一刊社论及梁效写的批判文章活动;很多时间花在参加批刘邓、批林批孔集会、游行上;那些年还布置师生学北京某小学四年级学生王帅反师道尊严,让老师听任学生行为、学辽宁铁岭知青考试交白卷英雄张铁生,不学数理化,考试抄课本,上课只教学“工农业实用知识”和抄写大字报的政治运动……九年里,那时的教材全国不统一,各省各地市自行规定教材大纲和组织编写突出政治及“三学”的内容,尽管是这样的课本,也还算是有专业资历的教师编写的,照本学完它,多少也能吸收到一些有用的知识。

     可更又堪的是这样的教材都被认为是“封资修”的有毒的和于社会主义建设无用的东西,不知哪个部门的哪个上级下达的混球指示,废除崇洋媚外的英语课,停用省地市教委编写的教学丈纲及统一教材,改用两报一刊及毛选为语文、政治课教材,数理化改为“三学”实践实用知识,全都是工农兵“三大斗争”实践总结编写而成(与高考的内容毫不相干。全国统考用的是教育部颁发的高中教学大纲考试内容,许多地方长期使用本地区的标准的教学大纲和教材,与教育部的颁发的考试大纲要求的不一致,可想而知,七十年代中晚期那几届高中毕业考生,遇到的困难有多大。

    各地各校为了弥补这个缺陷,会用一年或半年时间给毕业班参照教育部颁发的考试大纲,找一些补充教材上补习课,中学6年的课程,要在一年甚至在半年内要求连高小知识基础都没打好的学生全部学好,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少数基础相对好一些的学生能补回多一些,在高考时成绩才可以上大中专录取线)。我们没有多少天是好好教学文化基础知识的。由于俄们在整个九年间的教学不正常,虽然说是高中毕业,可其文化知识水平普遍比不上“老三届”的初中毕业生。七十年代末的高考,我们六0后生的那一批人能考上大、中专的少之又少,被人誉为佼佼者和幸运儿。

    到了90年代后,高教接近普及化后,大部分高中毕业生,只要他愿意和结济条件允许,上个普通专科几乎人人都可以做到,学习稍努力一些,甚至是二、三档次的本科学校都很容易。考上一本类的人数也不少,象我曾就读过的某城中学,连续二十多年来,考上一本的占毕业生的40%以上。但能象当年十贤考上清华北大这类顶尖级学校的就少之又少了,那所高中每年都有几百名毕业生参加高考,而考上请华北大的只有二、三人而已。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尖子之中的尖子,全国考生中几万分之一的佼佼者。难怪十贤的父母对他寄与他这么高的期望,对其弃京城“体面”的工作而回故乡当农民而这到失望至极和愤怒不已了。

2016.09.24. 03:24

……………………………………………………………

附录小贴士(摘自百度搜索):

问:文革后首次高考和最后一批城镇知青下乡插队是何年?

答:文革后恢复高考的时间是1977年,各省的考试时间不一样。北京市是1977年12月初,全国共有历届、本届高中毕业生1167万人参加,共录取78万名大中专新生。1978年春季新生入学,因此77级大、中专生与78级同年毕业,这是古今中外没有过的现象。

知青下乡的截止时间,没有准确统计,也没有正式的中央文件。大多数省份的最后一批下乡知青都是1977年的中学毕业生,但也有少数地区1978年还在送知青下乡。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