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可可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今后,我在这里主要以公开日记来记录这以后的生活和心情。不再谈与时政、历史和文学相关的话题。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161)仅以此纪念  

2016-10-13 12:36:49|  分类: 可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随笔(161)
——————————————————————————————————————————

仅以此纪念
可可


    《你究竟是我的谁》,听过这首由冈林信康作词的日本歌曲吗?你知道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位叫张抗抗的青年女作家的名字及其作品开始被广大读者熟悉和喜爱吗?当年她的知名度甚至高于同年代红起来的青年女作家、后来长期担任中国作协常务理事、主席和党组书记的铁凝。一九八三年双月文学刊《中篇小说选》第2期上,刊登了张抗抗的小说《春雨潇潇》,我第一次读到这首日本歌词就是来自这篇小说。当时,我刚刚经历初恋的失败,心情十分复杂和苦闷,读到这首带着淡淡的伤感、哀怨情绪和迷茫、挣扎的诗歌,感觉他是专门为我而写的。因此记忆深刻,至今难忘。
    那时的小镇还十分贫穷落后,街道都没有铺水泥,几十年如此。文化娛乐生活更是贫瘠,拥有电视机的家庭,全镇仅有一两户人有。只有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才会有一台国产黑白的和从日本进口的彩色电视机,那时的电视节目很单一,讯号通过当地差转台发射,只能收到一两个频道。也不是一天24小时全播,只在早上7点至晚上12点播放。也不会天天有文艺节目,更不会天天有电视剧和电影节目。所以,那时候看小说、杂志还是多数人消磨晚上时光的方式。当然,少数年轻人会去简陋的录相厅去看港台武打片,以及到街边打打台球。
    我那时仅二十岁,但已工作两三年了,一直比较宅,很少与年轻同事串门扎堆打牌、瞎扯闲话。大部分业余时间用在看书、写信、学绘画上了。镇上有个文化站,那里有为数不多的小说和杂志及录影带出租,只租不借。我从没去那里租过书看,因为那些书籍大多数是港台流行的武打侠客之类的小说,不是我所喜欢的。
那时我在镇上的供销社做会计,乡镇供销社经营范围除粮食、粮种外和大型农机之外,所有生产、生活品无所不包含在其中,图书也不例外。那时营业员人数不多,包括4个分社、4个仓库和近40个柜组或门店,全单位一线库管员和营业员仅有不到100人。有的柜台和门店只有一位营业员,如果到中午饭点,这些单人的柜台门店就没人值守,若不是圩日,中午停业一个钟让营业员吃饭休息会儿也沒事,但遇到圩日来买东西的顾客会很多,营业员想去吃午饭都无法走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坐办公室上行政班的人员,如会计、统计、物价、库管、票证、业务主办、釆购这些部门的人就会被要求在中午这段时间,吃过午饭赶紧下这些柜台门店当营业员,替换当班的营业员,让他们回家或到职工食堂吃饭、给婴儿哺乳。

    我最喜欢去书店帮忙,除了那位兼任公社团委副书记的售货员是一位漂亮姐姐,为人温和,笑容亲切,待人大方又庄重,待在她身旁感到放松不拘谨,不象与其他单身姑娘待在一起有些紧张,还要装出很自在、有点油滑的样子,显得笨拙,总让那些姐妹看穿,被她们有意无意地嘲笑逗乐,那就更不自在了。与她待在书店就不同了,虽然她也还是单身,比我也大不几岁,但,她是名花有主的人,她与在县城工作的男友的关系已经到谈婚论嫁阶段了,无人不知。也许正因如此,她与我们这些没女友的单身哥们相处就显得更自然大方,对方受她的影响,心中就没有什么邪念,也不用担心别人误会的这种交往目的的纯洁性,内心若坦然,人的外在表现也自然。
    除喜欢这位姐姐的缘故之外,我喜欢去她的店帮忙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没顾客光顾时,我可以小心拿书架上的书翻看,有时还和她讨论交流看过的一些名文学作品和哲学著作的心得,对作者和作品评价一番。她虽然没上过大学,只是高中毕业,而且还是1976年以前毕业的。用她自己的说法,她出生在普通的军人家庭,父亲是位只有初中毕业文化水平的低军衔的军官,母亲是随军家属,安排在部队营地的的军人服务部做售货员。她的文化水平更低,相当小学毕业水平。后来父亲转业到地方,父母都安排进镇上这家集体企业工作,她在公社中学上的中学,那时正是学王帅造老师的反、学白卷英雄张铁生读书无论最张狂的年代,那几年被荒废了,所以她的知识素养是先天和后天都不足,是被"文革"十年残害耽误的一代人之一。可我从她与我谈文学、哲学、历史、人生中,表现出来对多领域丰富文化知识的了解程度,我觉得她还真行,知道的东西和见解,不比上过大学的人差。我问她怎么懂那么多的?她说:“看书啊!你不见我和书相处得最近么?这么多的书天天和它们在一起,再武糙的人,久了也会被粘上书卷气的。”姐姐告诉我,她在书店工作已有五、六年了,这店里的书都是她上县新华书店釆购回来的,有什么好书,新书她都比别人知道得早,有的书可能在这小镇上并没多少人买它,但读它买它的人一定是有较高文化、修养不一般的爱读书的人。她会向我推荐她书架上"滞销孤本"给我读或买回去收藏。在我的书柜里,至今还保存着不少那时她推荐买的书,有小说、诗集、哲学、写作理论、名人传记等,也包括了当年这一套《中篇小说选》。
    扯远了,本来只想说说这首歌词,却扯出这么段几十年前的往事来,思绪乱了,信马由缰任意回忆下去,离题千里了。回过头说说下面这写着这首我最喜欢、记忆深刻的诗的画吧!在它上面落款的是我的名字。是的,没错,作者就是我。
    这是我在前年为一位年轻网友而特意作,是她向我讨要的生日礼物,仅要我为她亲手作一幅图画送给她就心满意足了。于是我画了我最喜欢的动物和蓝天白云,还有这首从年轻时起就一直喜欢,念念不忘、经常吟哦的诗歌抄录下来,一并送给这位与我儿子同年代的年轻朋友。
    又快到她生辰纪念日了,可惜这位可爱的姑娘在半年前已经从我的好友名单中悄然消失了。只因我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是一段老朽的枯木,春风也吹不绿我的枝头”。她回我最后一句话,仅有仨字:“知道了",然后就沉寂了,那个曾与我交流了九年之久的QQ头像一直灰暗着,再也沒明亮过一次。
这样的结局让我伤感,尽管从一开始便已预料到了的。
    仅以此纪念我与这位可爱的姑娘的九年忘年之交。 

2016.10.09

随笔(161)仅以此纪念 - 可可 - 石头村可可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