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64)那年的除夕前夜  

2017-02-01 15:13:48|  分类: 往事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如风(64)

—————————————————————————————————————————

那年的除夕前夜

可可

    过两天就是除夕了,我想起三十九年前的这个日子里发生的事情,更加思念正在与病魔抗争的父亲。
那一年我在县中上高中补习班,冬天某个傍晚,我到食堂前的水井边水槽冲洗碗具时,不慎摔了一跤,晚上就开始发烧,第二天周身难受,没能去上课。我以为是受凉感冒了,为节省钱,我执意不去看医生,想起以前在家受寒感冒时,父母给我喝几口浓盐烧酒,再洗个热水澡后,捂被子里发一发汗便没事了。于是就请同村长我几岁的田方同学替我买两二角钱的三花酒掺上盐喝了约一两,可病不仅没除,反而更严重了,在大通铺上躺了几天,发烧不退,田方只好给大队部挂电话,通知我家里亲人。
    父亲闻讯后,立马赶去几公里外的矿山找我姨妈借自行车。那时家里实在太穷,从我家到县城50公里,当时镇上和矿山有班车到县城,车票就7毛5分。可是,父亲为省车票钱,冒着寒风,蹬自行车五小时赶到县中,身上内衣被汗湿了一大片。父亲只在少年时骑过自行车,自从他从省城中学回乡报名入伍后,把自行车卖了,二十多年沒再碰自行车,车技自然生疏,加上几十年沒去过县城,对道路完全陌生,心里惦记着我向病情,所以,在一处下坡弯道,车冲出路基,摔倒在田边。那一年,父亲四十六岁。我问他摔伤地方了没?他笑笑说,没事!这点小摔小打伤不着他,以前有一次上山砍柴,从一丈多高的地方跌倒滚到乱石權木刺蓬中,也只是伤了一点皮而已,这次只是刹车太急才摔到田里,能造成多大的伤呢?他安慰我说,除了手擦伤了一块皮,脚碰青了一块之外,啥事都沒有。
    父亲赶到县中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当天晚班车已过,我病得很难受,肯定搭不呈单车与父亲一道赶路了。父亲当晚与我挤在一铺被里睡了一宿,第二天托田方给我向学校请假,就用自行车驮着我去两公里外的汽车站,给我买了车票送我上车,并嘱司机和随车售票员一路上关照我。爸爸让我到栗木站下车后,若感觉太累走不动路就在车站内找地方坐下等他踩单车赶回来,或者见到村上的人让其回村给大哥捎个话来车站接我回家.…
    一躺床上就是几个星期,眼看就快过年了,因为我病重,全家人的心情都很沉重,连话语都很少,过年的气氛全都被我的病情破坏了。有一天高烧到40度,用了很多的青霉素和庆大霉素注射液,依然没能退烧,屁股上密密麻麻地全是注射后留下的针眼,乡医同叔公和火保叔公为我打针时,都找不到合适下针的地方,心疼不已,祈祷说:“小雨,你快些好起来吧!我不想再往你身上扎针了。”连续七、八天颗粒未进,整天整宿地昏睡不醒,两位乡医24小时守在我床边。后来我听说家人以为我快不行了,心情格外沉重。不论路途远近,几乎所有的亲戚和族人都来看望我,安慰我父母。火保叔公仰天悲嚎:"天不佑我中明公族吗?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刚出现一个有希望成器的苗子,又要如此折磨他,不公啊!求你了,放过这尕崽吧!”当时我脑子还有些清醒,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能死,我才十几岁,过几个月我还要参加高考,我要实现上大学的梦呢!
    也不知昏睡了多少天。有一天,我从似梦非梦、似醒未醒之中挣扎醒来,人还是迷迷糊糊的,房间那盏裸灯泡发出由于电压不足而晕黄的微光,我也不知此时是大清早还是夜晚。一阵油炸香芋的香气飘进我的鼻子里,突然间有了食欲,于是我喊了一声妈。爸妈和哥哥、姐姐在厨房忙着准备后天的“年宴"。不记得是谁首先听到我的呼唤,有些不太相信问:"好像是小雨在喊妈呢?” “小雨醒过来了!″爸爸妈妈和哥姐很快就来到我的床前,爸爸惊喜地问我:“哦!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是口渴还是饿了?”我问今天是什么日子?我说闻到油炸槟榔芋的香气肚饿了,想吃一片炸香芋。爸爸很激动,对家人说:“听见了没有?小雨说他肚饿了,想吃东西了。啊!太好了,你多少天沒吃没喝了。想吃东西就好,说明这病快好了。”妈妈妈妈用手抹去泪水欢喜地告诉我,今天是除夕前的一天,问我想吃什么,她马上去做。

    三十九年前的除夕之前夜,我闯过了鬼门关。那个春节全家的人都为我的安危而喜忧。每忆此,我心里都暖暖的。


 2017-01-25 5:54

后记:
    此文写于2016年除夕前,也是我从邕城赶回故乡与父亲及兄长一家吃年夜饭的的前一天, 发表于2017年2月1日,也就是父亲去世前三天2016年末,我提前一个星期都没有买到车票,只有买到元月27日即除夕那一天下午5点才到家的动车票。在等待回家这些日子里,特别想念重病中的父亲,想起少年时,有一年病中过春节的往事,更是泪洒屏前……春节这几天,天天守在父亲的病榻前,他已十分虚弱,而且意识不清,不认识我是谁,我知道父亲的时间不多了,本想陪着他到最后时刻,但,因特殊原因不允许我超过假期,正月初四即1月31日我不得不返回邕城,2月4日中午传来父亲去世的噩讯,当即放下手中的事情奔向火车站,晚上九点多才见到父亲的遗容……我这人不善于当面表达自己的感情,书面表达略好于口头表达。近几年得闲在家,写过几篇关于感念父爱母爱的文章,一直想拿给他看,但总觉得这样不好,当面不好好说,为何要用书面表达,是不是太矫情一些了呢?犹犹豫豫中,一直拖着,和写给母亲的那两篇文章一样,至死他们也没看到他们认为会写一点文章的儿子专门为他们而写的文章,不知道儿子想对他们说却一直没说出来的心里话。这已成了我永远的遗憾事情,无法弥补。
2017.04.12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