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书信(98)接过父辈们的旗帜  

2017-05-12 17:35:15|  分类: 可可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书信(98)
——————————————————————————————————————————
接过父辈们的旗帜
——致康月星
黑牯哥:
    很久没进《大吉山吧》逛了,快有一年时间了吧!刚才我进去浏览一下,看到你去年元月初发的题目为《大吉山人的精神》的帖子,你总结得真好,行文流畅、逻辑缜密,文彩飞扬,令老弟我佩服不已。你在文中提到大吉山许多地名,那些地方都我都没去过,不知其方位在何处、地貌咋样。但是,三里半、五里亭、狗背冲、雷达部队、岿美山……这此地名,以前我经常听我父母和大哥提起。如今两老已走了,再也听不到他们叨唠关于大吉山的往事。在家乡过大节相聚的日子里,兄弟们的话题也让给了第三代的后生们,他们不再那么热衷于 对千里之外的大吉山儿时模糊的一点点记忆,大哥大嫂也渐渐地少提起大吉山。
    而于我这位在大吉山出生的第二代,幼年时还没记事,只在八十年代初到中期这几年春节回家过年留下的一点印象。关于大吉山,留给我最美好的东西,不是我亲历亲眼所见到的,而是在我童年、少年时期父母与大哥给我们讲述他们五、六十年代关于大吉山、关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一些事情,以及父母、兄长与他们的工友、邻居、同学兄弟姐妹的友情。他们嘴里提到的一个个可亲可敬的人,我虽然只能在我家的影集本上认识他们,但他们的形象却是生动于我心中。康叔叔、叶叔叔便是父母讲故事中提到最多的人,当然还提到了鸣志哥、你和秋芳妹妹幼年时的一些趣事。在近几年内,叶叔叔、康叔叔和我父母先后谢世,但他们留给我们后人的精神财富永存,其中就有我们三家两代人的共同缅怀与敬重。他们三弟兄结缘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经济建设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大型工业建没项目之一 "大吉山钨矿"扩采工程。他们走了,而我们三家的第二、三代人有的也离开了大吉山,分散在全国各地,甚至远居海外,几十口人天南海北,往后三家人聚齐在一起相叙的机会不会多了,由第一代人建立并延续了长达六十多年的友谊能否再续下去?实话实说,我也不敢下肯定结论。我们将会面临巨大的困难和考验。但父辈们的旗帜至少是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将永远飘扬!无论在什么时候、生活在什么地方,联系的方式和频率如何,我们对对方的感情不会改变。
    我和你只在大吉山相逢过一次。在我的记忆中,那时你的模样有点象港台明星王杰,帅帅的英气,年纪与我二哥相近。那一次是八三或者八四年的春节吧?日子过得真快,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我才二十刚出头,还是一个不甚懂礼数的毛头小伙,如今我们都两鬓灰白了。为了生活,大家天隔一方,各自奔忙,音讯断绝,若不是在这互联网、还有这个不知谁首先搭起来的《大吉山吧》上,让我们有缘再相逢于此,恐怕咱兄弟自三十多年前,韶关火车站一别后,就无缘再联系得上。
    前路还很长,前方依然还有悲欢离合、晴雨炎凉;生话有苟且,也会有鲜花;有远方、有梦想,还有诗。怀念与回忆会继续,友情也会继续。我们也许在一条道上,却不在同的起点进行,因此,重逢也不太容易。让我们接过父辈们的旗帜,传承他们的友谊与光荣。
    珍重,黑牯哥。祝你健康快乐!
弟:小雨            
2017-05-12于邕城 碧园1号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