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村

眺望田郎之故乡,可可旧居依山旁;苦乐悲欢十四年,叫我如何不怀想.

 
 
 

日志

 
 
关于我

苦难从2016年7月13日开始。三年以上从未登录过自己博客的博友,我有理由从博友名册上将其删除。因为他已抛弃这块园地不再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164)渐渐远去的童谣  

2017-05-15 13:41:43|  分类: 可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随笔(16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渐渐远去的童谣

可可
 
     “高粱籽,高梁头,镐子梁头,梁头构子,钩起明春种子。明年种,惜种种,洗洗刮刮又得用……”
     这是我翻译的我故乡用当地“狄话”传唱的童谣,儿时我经常和一帮小伙伴们玩一种“躲人仔”的游戏,在游戏开始时,要列队手背在身后,由一位扮“头人”的人将一颗石子随机放到队伍中某人手中,让另一位扮“队长”的人猜,如果猜中了就由他从中任意挑选出一人作队员,否则就由对方挑选,以这种方式重复多次,直到最后将所有的人分配完,形成人最不相等的两队人,在划定的区域内进行一队人躲藏,另一队人在规定时间内将躲藏的人全部找出来,少1人惩罚全队人单脚跳若干米长的距离,以此类推,没被找出的人越多,找方受罚跳的距离越远。要是在规定时间内全部找到躲藏的人,那么,躲藏队(被找方)的全体队员则被罚集体单脚跳若干米距离或手脚着地爬行若干米远。这个歌谣就是在投石子选队员时全体人员齐声反复多次吟唱。
     这游戏和童谣也不知从哪辈子人传下来的,只在我故乡那个村里传唱。故乡人全讲着一种与“官话”(云、贵、川渝、湘、鄂及广西的桂、柳、河池、百色地区、陕南地区及西藏分地区都说的那种现代普通话的“官话”在昆剧、京剧全统剧目表演时,时人物对白也沿用这种“官话”的,与现代“普通话”略有不同)完全不同的方言,完全不同一个语系,这独特的语言出了几里外的地方我无人听得懂。我一直很迷茫,我们这一族人的鼻祖是何朝代、从何处迁徙来到这地方的呢?怎么我们的的语言与当地周边的村镇的人说的话完全不一样?在这首童谣,虽然是用“
话”吟唱的,但有着明显的北方的生产生活元素,我们当地属北温带,这里的传统农业主要是种植水稻,几乎风不到高粱,因为当地是小型平原和盆地,地势平坦,以水田为主,自古以来以牛耕为主要主产工具,很少见用刨山地用的镐头;构子是一件什么样子、有什么用途的生产工具?我不了解,在我故乡那一带,从没听说这名称的家具,我想它大概也是一件北方农村常见的生产工具吧!由此我可以猜测,这首无人知道传唱了多少年的古老童工谣,并非当地产,面是从遥远的北方地区流传到当地的。
      今年三月十日晚上十点多钟我在济南火车站候车,听到熟识的声调,大约十七、八个男女,从他们带的行里我猜这些人是外出打工的农民。这些人用着与我母语一模一样的声调交谈着,我的注意力被这伙人的说话的特别调吸引住了,仔细地听他们对话,我竟能听懂一部分,因为,其中有一些词汇与我母语中的是一样的!刚开始我还认为是在这千里之外,意外遇到老乡了,可后来我发觉,他们说的话有许多我听不明白,声调虽然完全与我故乡的“话”声调一样,但有的词我还是听不懂。从他们的交谈中,我听懂了他们是去山西那边,有个中年妇女抱怨妹妹(也许她说的是自己的女儿或小姑子)太会花钱了,几天工夫两千多元就花个精光。两个汉子在谈论什么人办喜事,中间来了什么人把一个什么人拖出去打了等等。我大约可听得明白他们说的一半左右。令我惊诧不已,在离家乡几千公里外的济南,竟然遇见说同一种小众方言,其实我们“ 狄话人”并不孤独的,只是我们和他们的联系断裂的年代太久远了,以致于互不知道对方的存在。这些人是哪来的?是济南附近的人,还是山西什么地方的?据传说,在我故乡已遗失几十年的族谱上,记载我们这一支人的宗祉是北宋康定年间自山东青州府寿光县某地因被委任广西提刑检察史而迁徙到桂林的。难道说我遇到这一伙人是来自寿光的宗亲?我正犹豫要不要和他们搭讪,进而打探一下他们的来历。可惜还没等我下决断,他们乘坐的那班列车要剪票上车了,他的互相招呼着提着行里匆匆而去,我后悔先前的犹豫不决,失去了一次探明我们原乡宗庙在哪里、我们的“话”之源在何处的迁载难逢的机会。
     童年远去了,故乡也离远了,人渐渐地老了。随着时间长工河的漂洗,对童年的记忆都渐渐谈化变得模糊,长期旅居他乡,几十年没机会再用“话”与人交流,这母语渐渐说得结结巴巴了,回故乡时,努力地坚持用“母语”与人交流,有时遇到一个词汇忘记如何用“话”表达,不得不改用“官话”,乡亲开玩笑说:“你连祖宗话都不会说了,忘本了啊!”这使我感到羞愧。离乡几十年,没有近亲在那里生话,在那里除了父母和其他先人的坟墓之外,再没有什么是属于我们的。也不知道在故乡这个游戏孩子们还在玩不?这首很好听的“话”童谣还有人在传唱吗?我担心再过二、三十年后,当地无人再知道从前老辈人传下来的许多东西会了。

2017-5-15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